爱情哲学:想当那个人心中「那个特别的人」,就不能做「这件事」

爱情哲学:想当那个人心中「那个特别的人」,就不能做「这件事」

文/DANA

「我要怎幺样才能当那个人心中那个特别的人?」

我想很多人或许有这种想法,在希望可以得到那个人的心,希望那个人可以爱上自己的时候,我们都希望「有一些方法」、可以「做些什幺」来让自己变成那个人心中特别的人。这是很自然的情感,我们都会在翻阅两性文章或书籍的时候,处心积虑去寻找那个「会让自己变特别」的特效药。

但,很残酷的现实是如此,如果你是特别的,你早就是了。

这世界上会触动我们心弦、对我们意义重大的人,除了我们的父母(或是对我们来说像是父母的角色的人)之外,不会有任何一个对我们来说有特别意义的人,是有「用力」做些什幺的。

我想我们都会有经验,是我们很感谢某个人的存在,对方却认为「自己什幺都没做」。 反之亦然,当我们自己变成那个「很感谢的存在」,我们几乎也认为自己「没做什幺特别的事情」。反而那些很「用力付出」的人,并不会得到我们的感恩,反而会给我们造成压力,当我们感受到对方的付出是有意识的,是想要某种回报的,反而会使我们更想要远离。

所以「无欲则刚」。

当我们「希望对方喜欢我们」那就已经是脱离了自然状态了,当我们落到了会「希望」某件事发生的时候,反过来就是告诉我们我们对这件事一点信心也没有,一点信心也没有的原因,就是因为现实没有给你你想要的结果。就像对于那些已经喜欢上自己却也不太在意的人,你根本不会对「对方喜欢自己」没信心,你反而很清楚对方的感情(即使对方没说,现实的结果也已经让你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对方有意思,根本无需怀疑),而进入想要逃离或拒绝的状态。

当我们必须用力才能有进展的关係,就已经不是平衡的关係了。但很多人没有办法接受这点,以为感情是努力来的。 经营感情的确需要努力,但对方「想不想经营」这回事,却不是努力可以换来的。

我知道明明看着书上,可能方法都教我们了,要接受好不容易看到答案却要接受会失败的结果,是一件很困难、很难受的事情。明明书上都说了,我那幺想要,却还要接受「无欲」才有可能不跟对方结束,这不是很矛盾吗?

但,至少以我自己的经验,这就是人生要给我们的课题。当我们还没学会不太用力得到关係之前,所有的相遇、感情都是让我们能够学会可以用「自然的状态」去让对方「想要跟你发展一段关係」甚至是「想要跟你经营一段长久的关係」。

逃走,真的就不受伤了吗?

当我们还没準备好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会是不对的人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所有人也都会是对的人, 因为每一个相遇,都是为了让你自己成为「对的人」而出现的 。即使你用力逃避,你为了不受伤而乾脆放弃而什幺都不做,你知道,你的状态不会因此前进啊!这个人不给你你应该面对的课题,下一个会。下一个你也逃,下下一个会。下下个你也逃,下下下一个也会。总之,除非你决定永远不要感情了,总会遇到自己需要面对的课题。

再者,逃走,真的就不受伤了吗?还是我们只是另外一种比较不剧烈、慢性病的形式在受伤呢?

勇敢面对,牙一咬,就过去了,怕的是我们耽溺应该已经跨过去的伤痛。因为我就是这样过来的,我準备好无论如何要迎接自己的「对的状态」,所以我就冲了,冲过一个又一个人,痛过一次又一次,不管怎样,我就是往前看就是了,所以我用力的摔,用力地爬起来继续冲,再摔,再起来,不断循环,头也不回。

然后终于,我开始遇到了一连串我过去连做梦也想不到的相遇。

所以,我今天才会在这里,写出这段文字。要感谢那些给我课题学习,拒绝我、让我知道我的问题的人。当然还有那个愿意不逃避的自己。

共勉之。

你可能喜欢的: